站內檢索:
 
您的位置: 青海新聞網 / 聚焦青海

分享到:

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
——記第九屆全國 “人民滿意的公務員集體” 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黃河源園區管委會

來源:青海日報    作者:莫自才    發布時間:2019-07-01 08:17    編輯:田才

  青海新聞網·青海新聞客戶端訊 長江、黃河、瀾滄江,在遼闊的青藏高原,滴水成溪,匯溪成河,一路奔涌,涵養“中華水塔” , 滋養中華大地。

  2016年8月,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青海時指出: “‘中華水塔’是國家的生命之源,保護好三江源,對中華民族發展至關重要。 ”并強調: “青海最大的價值在生態、最大的責任在生態、最大的潛力也在生態,必須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位置來抓,尊重自然、順應自然、保護自然,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,實現經濟效益、社會效益、生態效益相統一。 ”叮囑青海干部群眾要保護好三江源,保護好“中華水塔” , 確保“一江清水向東流” 。

  牢記親切囑托,肩負職責使命,在青海省委省政府堅強領導、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具體指導下,黃河源園區管委會自覺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,傳承、弘揚“可可西里堅守精神” , 帶領廣大干部奮戰在江源,奉獻在江源,感召牧民群眾愛護生態、發展生產,交出了一份黨和人民滿意、生態生產生活良性循環的合格答卷。

  肩負“國家使命” , 徹底解決執法監管“碎片化”

  江河源自滴水之聚,大洋成于江河之匯。

  位于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區,孕育股股清泉,匯成長江、黃河、瀾滄江,滋養天下,是我國淡水資源的重要補給地,高原生物多樣性最集中的地區,亞洲、北半球乃至全球氣候變化的敏感區和重要啟動區,在全國生態文明建設中具有特殊重要地位,關系到國家生態安全和中華民族長遠發展。

  2015年12月9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九次會議提出,在青海三江源地區選擇典型和代表區域開展國家公園體制試點,將國家公園建成青藏高原生態保護修復示范區,三江源共建共享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先行區,青藏高原大自然保護展示和生態文化傳承區。

  2016年3月5日,中辦、國辦印發《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》,三江源正式成為黨中央國務院批復的第一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。2018年1月12日,國家發改委公布了《三江源國家公園總體規劃》,這是我國第一個國家公園規劃,體現國家形象、國家意志、國家戰略、國家目標、國家標準、國家行動,為其他國家公園規劃編制積累經驗、提供示范。

  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,對于三江源地區乃至整個中國,具有劃時代的意義。

  三江源國家公園試點區域總面積12.31萬平方公里,涉及治多、曲麻萊、瑪多、雜多四縣和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管轄區域,共12個鄉鎮、 53個行政村。這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,雪原廣袤,河流、沼澤與湖泊眾多,面積大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有167個。

  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所在的瑪多縣,地處果洛藏族自治州西北部,位于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腹地,是萬里黃河流經第一縣,素有“黃河之源、千湖之縣”的美稱。

  如何徹底改變以往“九龍治水”“政出多門”“各管一段”的局面,為體制試點鋪平道路?體制試點,有千鈞重擔,卻無前車之鑒。

  甘學斌,瑪多縣委常委、副縣長,黃河源園區管委會專職副書記、副主任。從2000年開始,他與同事一道參與瑪多縣生態環境綜合治理工作、全力實施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一期二期工程、扎實推進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工作,是瑪多縣生態保護變遷的參與者、實踐者、親歷者。

  甘學斌認為,在高寒缺氧地區建設國家公園,是黨中央深化生態文明制度改革的一次重大決策,是加快推進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一次重大創新,是我國國家公園建設的重大實踐和典范,是綠色中國走向世界的“形象大使” , 更是青海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、踐行“三個最大”的重要抓手和生動實踐。

  基于這樣的思想認識,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工作開展以來,黃河源園區從解決“九龍治水” 、 執法碎片化和科學合理設置生態公益崗位入手,狠抓自然資源資產管理與國土空間用途管制“兩個統一行使” , 落實“一戶一崗”政策,構建“六位一體”生態管護模式,努力形成“點成線、網成面”的管理體系。

  立足黃河源園區體制試點實際,每戶安排一名生態管護員,將原有的黨建網格、綜治維穩網格等進行整合,實行“多網合一” , 賦予園區內3042名生態管護員“基層黨建、生態保護、精準扶貧、維護穩定、民族團結、精神文明、義務教育”等職責,以基層黨建為統領,實施“六位一體”網格化管理。

  “六位一體”網格化管理,以每名生態管護員和家庭為基本單元,村民小組、村“兩委”班子、鄉鎮、縣逐級負責、管理、整體聯動,壓縮工作板塊,縮小工作半徑,杜絕網格管理中的漏洞和死角,解決簡單劃網格、權責不對等,干部干、群眾看,鄉鎮編制少、人員服務半徑大、工作漏洞多的問題,實現了社會管理再次創新升級,達到了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效果,其經驗已在全省推廣。

  “我們小組10人,每月巡護三次,每次七八天,按照不同線路和管護員職責完成巡護,更多工作是組織小組人員清理沿線垃圾。 ”瑪多縣扎陵湖鄉卓讓牧委會生態管護員才昂仁增說。

  三年體制試點,黃河源園區整合原來各自為政的水利、草原、國土等機構,由管委會統一管理,形成了“山水林田湖草”一體化的管理體制。

  “建立統一管理機構,理順體制機制,這一創新舉措走在了全國前列。 ”這是甘學斌對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最直接的感受。

  時任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黨委書記、局長李曉南說, “黃河源園區扎實推進各項試點工作,建成了生態保護的典范、民族團結的典范、綠色發展的典范、團結干事的典范、國家公園的典范,在三江源國家公園三個園區中發揮了示范引領作用。 ”

  堅守“天上瑪多”, 履行保護生態重大責任

  三江源國家公園所在地區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,沒有親身經歷過高原反應的人,很難理解“氧氣吃不飽”是怎樣的感覺,更不用說在簡陋的裝備、簡單的條件下,用生命守護生命,用信念戰斗,用血肉之軀,保衛迄今為止遺留在人類心靈史上的最后一片凈土,用執著和生命譜寫保護凈土的贊歌。

  黃河源園區瑪多縣氣候環境尤其惡劣,堅守“天上瑪多” , 如同攀登精神的“珠穆朗瑪” 。

  然而,在瑪多,人們總會被堅守在一線的干部群眾所感動。他們耐得住寂寞、經得起誘惑,吃苦不怕苦、海拔高干勁更高,苦干不苦熬,把事業當作理想,確保體制試點任務順利完成,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,確保黃河源頭寧靜安詳、人民幸福。

  是一種怎樣的精神支撐著他們?

  是“環保衛士” 、 改革先鋒杰桑·索南達杰,奇卡·扎巴多杰等為代表的三江源人鑄就的偉大“可可西里堅守精神” , 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獻身三江源環保事業。

  甘學斌說,我們要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殷切囑托,繼承和弘揚“可可西里堅守精神” , 以對人民群眾、對子孫后代高度負責的態度和行動,堅持生態保護優先,扎實做好退耕還林、退牧還草、生態公益林補償、生態移民補助、濕地生態補助、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機制等各項工作,實現生態保護、生產發展、生活富裕的“共贏” , 讓黨放心,讓人民滿意。

  甘學斌的話,代表著黃河源園區干部的心聲,也道出了廣大干部的行動。

  在瑪多,盡管年齡不同、身份不同、文化程度不同、工作分工不同,但都有一份履行好保護生態重大責任,為黨守綠、為國護綠、為民增綠的赤子之心。

  馬貴,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管委會生態保護站站長, 1999年畢業參加工作,在黃河源頭工作了20年,把自己最好的年華奉獻給了腳下的那片熱土。

  “來到瑪多,就要為‘第二故鄉’的生態保護盡一份力。 ” 20年來,憑借對當地生態環境的充分認識,馬貴和同事一道攻堅克難,強化野生動物棲息地保護,開展“愛鳥周”活動,做野生動物棲息地監測,開展野生動物救助……隨著一項項工作的開展,當地草地生產能力及植被覆蓋度明顯提